他们这时候才知道自己主公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

发布时间:2019-01-28 14:47:08   编辑:鑫乐娱乐平台_鑫乐娱乐平台登录浏览人次:171

  果然,马超的话好使。崔安一听,是自己主公的声音。他对典韦说道:“那个黄鬼,今儿你好运,俺家主公不让俺和你打了,你家崔爷爷也不和你计较,等咱们他日再战三百合!!”
 
    典韦闻言则冷哼了一声:“哼。丑鬼!你爷爷等着你,随时奉陪到底!谁怕了谁就是他娘的龟孙子!!”
 
    “好,好啊!怕了是龟孙子!”
 
    两人是同时跳了出来,而马超一听两人说得这话,就知道了。心说当年的事儿,看来就是到了如今也还是让两人记得清清楚楚呢。只是十几年过去了,还有必要那么计较吗,有什么大不了的啊。
 
    崔安赶紧对马超道:“主公,这个黄鬼他……”
 
    刚说到这儿,马超是把眼一瞪,说道:“福达,今日你私自动手,不必多言,和我回府!”
 
    崔安虽然是不情不愿,但是却也知道,自己主公对自己这是不满意了。不过也是,自己今日做得确实不太对,所以崔安他这时候是老实多了,不发一言,是彻底沉默了。
 
    马超看崔安如此,他是心中暗笑,而此时只听典韦对马超说道:“见过州牧,多年未见,不知还记得在下不?”
 
    马超心中叹息了一声,典韦当年可是叫自己孟起老弟,不过如今看这样儿,却是再没可能了。
 
    只见他此时一笑,“陈留己吾典韦!”
 
    典韦是赶紧点头,“州牧好记性,还记得在下!你们过来!”
 
    说着把他妻子和儿子都叫了过来,然后给马超做了介绍。至于他妻子姓什么,还别说,马超确实是忘了,但是他儿子叫典满,这个马超倒是没有忘记。
 
    彼此打过招呼后,马超赶紧对典韦一家说道:“你看看我,光顾着说了,赶紧,你们都随我入府一叙,我正有不少的话要问问你!
 
    曹纯一摆手,虎豹骑便直接撤退了,结果就在这个时候,鲁肃的伏兵从树林中杀了出来,弓箭手对着曹纯的虎豹骑就是一阵乱射。这可把曹纯给吓坏了,怎么这地方居然还出来伏兵了,自己也真是大意啊,本来以为没什么事儿,结果却不曾想到会如此啊。
 
    伏兵是在自己的左侧,而他此时大喝道“全军快退,快,有伏兵,快撤!”
 
    在不知道敌方具体情况的时候,曹纯他是做出了最为正确的选择。因为人家可是有备而来,而自己这边儿才五百骑兵,所以快撤退那就是最正确的,没有别的。人家那可是以有心算无心,所以你越耽误时辰那就越是要吃大亏,当机立断才是对的。
 
    曹纯他确实是不得不带兵逃跑,不过他可不甘心,所以还是冲着鲁肃那边儿,是边跑边大喊了一句,“今日我曹子和是栽在哪位朋友的手里了?”
 
    要是熟悉曹纯的人,肯定还得惊讶一下,这还是那个沉默寡言的曹纯吗,这也不像是他能说出来的话啊。确实不太像。但是可真就是,要说曹纯他平时确实还能保持一副少言寡语的样儿来,但是却绝对不代表其人就是个性格比较温和缓慢的人。曹纯他肯定不是什么老实人就是了,尤其还是在自己一手训练出来的精锐士卒被人给埋伏了,他要是能有好脸色才怪。
 
    鲁肃则笑着喊道:“临淮鲁肃鲁子敬,等你回来!”
 
    曹纯心说,等自己回来?那还不一定是要到什么时候呢。不过这个狠话却还不得不先撂下,“好,临淮鲁肃鲁子敬,记住你了!”
 
    曹纯的虎豹骑是跑了,但是还有几十骑的士卒被当场射死,也有受伤的。不过却是逃跑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在演义里,当时赤壁之战之前,诸葛亮对周瑜还有鲁肃他们说了这么一段话,当时就因为说到了劫粮的事儿,然后诸葛亮就说,你鲁肃和周瑜就只有一能,而我自己却是擅长很多。然后鲁肃就问了。说什么叫咱们就只有一能啊。诸葛亮一笑,就说道,江东小儿童谣都说了,“伏路把关饶子敬,临江水战有周郎”,你鲁子敬也就是能陆战吧,而周公瑾就只能是水战。
 
    结果当然周瑜就生气了,被诸葛亮是成功激将。当然这个只是演义里面的描写。历史上的周瑜周公瑾可不是这么样儿的人,不是那样心胸狭窄,又是那么容易被气到的,周瑜他可绝对不是那样儿的人就是了。
 
    不过从诸葛亮的话,却还是不难发现一些东西,那就是鲁肃其人,确实是比较擅长陆战的。伏路把关吗,所以这就是鲁肃他所擅长的东西,而周瑜他当然是擅长水战了,所以其实这话也可以说是这么个意思。
 
    所以今日曹纯被鲁肃伏兵杀退。其实也是再正常不过了。至于鲁肃怎么知道曹纯的人马要来,他并不知道是谁来,只是知道有人要来。因为当曹操进兵徐州的时候,打了这么久,如今广陵之前驻守在此地的重兵早都没影了,不是被调走了,就是都跑了。
 
    不过鲁肃他不管那个,他派了不少的探马斥候,去了江北,探查徐州的情况。毕竟虽然曹操没有下江东的意思,但是鲁肃他却也不得不去做好防范。结果曹纯他们人还少吗,这不就被鲁肃派的斥候给发现了,斥候在地上用耳朵听到了骑兵的马蹄声,虽然不是特别多,声音不是很大,但是确实是骑兵,结果这一下可把他给吓坏了,他直接就是渡江回到了丹徒。
 
    向丹徒令,也就是鲁肃一禀告此事,鲁肃不敢怠慢,他知道这个不是小事儿。你说是曹操的兖州军向广陵进发吧,可这地方除了之前有重兵驻扎外,可就是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的了。只有渡江,就是自己所在的丹徒,鲁肃他是不得不防啊,虽然觉得他们不是为了丹徒来的,但是还得是早做打算才行。
 
    于是就这样儿,鲁肃带兵渡江,是都做好了埋伏,就等着曹纯他们到来。结果出乎他意料的是,倒是先把吕布给制住了,这个倒是意外的大收获啊。鲁肃还能不知道吗,自己主公如今最恨的就是他吕布吕奉先啊,所以鲁肃一边派人去会稽给自己主公报信,一边儿和吕布就又去了对岸,等着后面的人马上来。结果曹纯就倒霉了,就是这么回事儿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其实这个确实也是曹纯他大意了,他只是顾着追吕布,想要生擒了他,自己这虎豹骑不就闻名天下了吗。
 
    可是他却忘了,他来到的这个地方,并不只是广陵地界那么简单,它更是江北的一个防御重地,只是如今没有人马了而已。而防范的可不就是江东吗,而人家孙策也在吴郡的丹徒驻下了重兵,可就为了守御这个地方。毕竟丹徒和人家广陵郡的地界就隔着一条长江,所以不只是自己攻击人家容易,而人家进攻自己不也是如此吗,是相互的啊。
 
    曹纯到了江边,他是记起来了。长江对面就是江东吴郡的丹徒,可他想起来了,却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。其实要是平时的话,这地方有驻军,曹纯就知道不对了,可如今没影儿了。所以因为这样儿,鲁肃他才敢派探马斥候。还敢渡江去对岸伏兵,这都是在对面守御的重兵没影儿的情况下,他才如此。
 
    所以曹纯中了人家埋伏其实也不冤,归根结底,如此情况其实还是他们兖州军自己给整出来的,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当曹操起来之后。听说吕布趁夜逃走,他当场就赶紧询问曹仁、荀攸几人,什么情况。结果几人把之前探马禀报的一说,曹操也不住地点头,说道:“看来吕奉先果然是逃走了!虽然如此不符合其人性格,但是要是真为了家人,还并不是没有可能啊!”
 
    曹操虽然不是说特别特别了解吕布吧。但是却也真是还算知道他一些,然后一听说是曹纯带兵去追了,曹操算是放心了。对他来说曹纯的虎豹骑要是再追不上,那么别人也追不上了。
 
    不过曹操却还是对帐下的将士说道:“今子和带兵前去追赶吕奉先极其家眷,我却是并不看好他!子和于整军练兵一事确实是颇有见地,但是对这行军打仗方面,却是略有不如啊!”
 
    曹操摇了摇头,“恐怕子和要空手而回了!公达你说。吕奉先他要去江东,要去什么地方?”
 
    荀攸一笑,“如果攸是吕奉先的话,必要经广陵,渡江去吴郡的丹徒,毕竟此地和广陵郡的地界只是一江之隔啊!”
 
    众人皆点头,不错。而曹操此时则站了起来,然后在悬挂着的地图上指着广陵以南,长江以北的地方说道,“此处。在快到此处之时,还未追击到吕奉先的话,如果是我领兵,我便再也不会追击了!”
 
    众人这时都围上来一看,主公所言确实有理,有人在心里想到,如果此地驻军还在的话,那么子和的五百骑兵还不一定是人家的对手。
 
    而有人则想到,如果驻军此时不在了,而子和还一直都追不上吕布的话,那么吕布他到了江边能顺利渡江,可你五百骑兵怎么渡江啊,再说对面那是什么地方,人家能让你过去吗。
 
    虽然众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但是却谁也没预料到,曹纯居然是中了江东的埋伏,这个却是谁也没有想到的事儿。其实想想也是,哪怕对面的驻军都没影儿了,可也不是说谁都敢从扬州跨界,到人家徐州的地盘去埋伏的。要是换成了胆小怕事儿的,估计早都是紧闭城门了,哪还敢去伏兵人家啊,而且还是跨江去人家的地盘上伏兵,这个确实不是谁都能做出来的。
 
    而当曹纯带兵回来之后,来和曹操请罪,众人一听,看来和自己所想的都不一样啊。
 
    曹操看着曹纯,说道:“此次虽然不全怪于你,但是你确实是大意在先,所以罚二十军棍,下去吧!”
 
    “谢主公!”
 
    曹纯也知道,自己主公这处罚都是轻的了。确实中了人家的埋伏,这和自己是有着不可推卸的关系的,所以而是军棍,自己这个并不冤。
 
    曹操此时是继续说道:“望子和你能吸取教训,不要忘了这次之失,切不可小看了天下人啊!”
 
    曹操虽然也没有想到江东军还敢在广陵埋伏,但是他知道,至少自己带兵,肯定不会中了埋伏,因为还没到那儿呢,自己就会撤兵了,因为变数太多啊。而曹纯,他分明就是没什么太多的经验,所以是吃了亏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。)
------------
 
第五七八章 高顺夜攻敌军营
 
    不过曹操这时候却还得拿出他主公的威严来,要来用这事儿给所有人一个警示,所以他说道:“各位也应该把子和之败当成是前车之鉴才是!也许我们都未曾想到,一个丹徒令居然也会有如此胆识,敢在敌军地界伏兵。请记住本站的网址:。但是我们想不到的,却并不代表别人就一定不会做,或者就一定做不到,所以望今后各位当引以为戒才是,而我自己也当是不可犯如此之错!”
 
    众将士赶紧是齐声高呼道“我等谨记主公之言!”
 
    曹操心下满意,便继续问道:“不知这个丹徒令,鲁肃鲁子敬乃何人?有人知道此人否?”
 
    说完,很多人都把目光看向了程昱,毕竟程昱这个人知道得多,而且兖州军细作从各地上报的情报也都掌握在他的手里。所以别人不看他还能看谁,那意思就是说,这回该你上了。
 
    程昱对此可都明白,所以此时就听他说道:“主公,各位,这个鲁肃鲁子敬乃是临淮东城人,年幼丧父,而其家虽不是大富之家,但是却也家境殷实,在当地也是数一数二的富户。而其人则早年经商,之后由孙伯符帐下周瑜周公瑾引荐,孙伯符其人更是亲自请其出山效力,后被其命为丹徒令,防备江北!”
 
    众人听后皆是点头,心说孙策确实是看重其人啊,要不不可能把他鲁肃鲁子敬直接就放到吴郡最北的丹徒来,那可是军事重镇啊,不是谁都能镇守得住的。要从徐州进兵吴郡,那就必须得过丹徒才行,所以可见孙策其人对鲁子敬的器重了。
 
    程昱还说道:“对了,其人与淮南刘晔交好,主公找机会可以问问刘子扬,想必他知道得更多!”
 
    不过刘晔如今可不在下邳,看来要问他也只能是回许都问了。曹操没再想这个。如果要是别人的话,曹操第一个想得都是能不能说服其人来效力于自己。但是是刘晔刘子扬得故友,这个曹操就没什么打算了。毕竟刘晔这人,虽然有些才华,但却是汉室宗亲,所以曹操并不是特别器重其人,连带着也不可能让他去干什么说客。去说服其友人给自己效力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下邳,陈宫对高顺说道:“主公如今当到达吴郡了吧!”
 
    高顺则是一笑,“看来什么都瞒不过先生!”
 
    陈宫却是苦笑了一声,“唉,可惜主公不信任于我!”
 
    高顺说道:“先生其实已经尽力了!主公性格使然,却不是谁能改变的!”
 
    “将军有何打算?”
 
    高顺摇了摇头。他不可能让陷阵营和他一起守城,“唯死战耳!先生觉得如何?”
 
    陈宫大笑道:“大善!就该如此!”
 
    两人都知道,如今再防守,其实已经是没多大的意义了。其实他们想得还真对,因为曹操那边儿已经开始动手掘沂水和泗水了,准备灌下邳。那么到时只要这么来一下,哪怕高顺他们有所准备。但是到最后也得是损失惨重,然后就得被曹操攻破下邳城。
 
    如今徐州军没有几个人知道吕布已经离开了的消息,就只有高顺、陈宫还有张辽三个人知道。而这时候他们则聚在了一起,准备商讨进兵事宜。防守已经是不可取了,那么就只能是放手一搏,因为对高顺来说,他还有陷阵营没上。虽然只有八百人,但是高顺却知道。用好了的话,绝对能让曹孟德焦头烂额,所以他就和陈宫还有张辽相商,到底要如何进兵。
 
    最后还是陈宫出了个主意,那就是陷阵营的八百人,再加上从下邳城内选出来的一千两百人,组成一支敢死队。敢死队敢死队。就是敢于死的,半夜十分,直接是冲击曹操兖州军大营。尽管没指望己方就能胜利,但是这一战怎么也要打出己方的气势来。让曹孟德好好看看,己方不是好惹的。
 
    而高顺和张辽也同意如此了,毕竟他们知道如今守城肯定是没用了,那么与其那样儿的话,还真不如直接与兖州军决一死战。哪怕己方的人马少,哪怕人马的战力是不如人家兖州军,但是这个都不是问题。关键是己方有敢死队,对方有吗,至少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吧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临出兵前,高顺对张辽说道:“主公应该在吴郡,文远,大势已去之时,你不要死战,务必去江东!”
 
    张辽一听,“这,难道……”
 
    高顺眼神深邃,缓缓说道:“我与弟兄们共存亡!但是报仇之事,我却没有办法了,只能靠文远你了!所以你还不能战死,去江东,那是另一条路!”
 
    张辽他也不得不说,高顺说得还是挺有道理的,高顺他陷阵营要是都覆没了,他自然是不可能独活。而自己呢,也许就像所说的一样儿,自己去江东也许就是一条出路。他也知道自己主公在江东,只是主公能平安吗?
 
    在城门,高顺也和曹性如此说着,只是曹性他到底是怎么想的,那就没人知道了。至于陈宫,高顺自然没和他多说。而且他确实也算了解这个公台先生,如果他真是被俘虏的话,他绝对是只有一死,而觉得不会再投靠他曹操的。高顺还是知道的,要不陈宫当年也不会反叛曹操了,所谓是“道不同,不相与谋”啊,陈宫和曹操不就是如此吗。
 
    陈宫是目送着高顺和张辽带兵偷偷出城,他此时心说,自己主公帐下,不是没有忠臣良将,但是自己主公的那个性格,却也不是能让人尽其才,如果他们都是在兖州军做事,那么也许就不是如今这般光景了吧。
 
    而这一夜,虽然不会让兖州军会如何,但是己方却是已经……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高顺和张辽带着两千的敢死队出了下邳,虽然已经是很晚,但是却也没能瞒过兖州军的探马,毕竟曹操在下邳战事上,可以说是很小心很小心了,就连吕布出城也都没逃过探马的眼睛,就更别说是两千人马出城了。
 
    探马是赶紧去禀报了今夜在兖州军答应值守的曹仁,“报将军,敌军正在向我军大营而来!”
 
    曹仁一听,“快,擂鼓!”
 
    曹仁他稍微一想就明白了,吕布已经在徐州脱身了,那么他的属下这是要放手一搏啊。不过他们怎么可能是己方的对手呢,不是自己小看她们,就算他们如此深夜来攻,也是没什么太大的优势威胁。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有士卒赶紧去擂鼓,就是把所有的士卒都给整醒,毕竟敌军来了,还得早点准备好迎敌。
 
    “咚咚……咚咚咚……咚咚咚咚……”
 
    擂鼓声一响,兖州军士卒怎么也得起来啊。知道这是敌军来了,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儿。
 
    而这时候高顺和张辽已经带兵杀到了兖州军大营,对他们来说,他们还真就没指望不被人家兖州军发现。毕竟他们可是知道,兖州军对下邳的防范,那可真是太严了,至少己方还真没那么本事在对方的监视中,不被发觉就能摸到他们的大营。不是所有人都能“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”的,兖州军可以说是准备比较充足了。
 
    高顺和张辽带兵进攻兖州军大营是受到了阻碍,毕竟别看更多的兖州军士卒是才起来。但是之前的防御,那可做得很充足,更何况这次值守的可是曹仁啊,曹仁治军严谨,轻易还真是不会是掉以轻心的。而从他听到探马所报,说徐州军来进攻,他一点儿都没慌乱,就不难明白,曹仁在大营防御方面,确实是做得还算可以了。
 
    两房就这么在深夜交战了,高顺和张辽带着的可是两千敢死队,八百陷阵营和一千两百的死士,那战力自然是比如今下邳城内的士卒可强得太多太多了。所以确实不是之前兖州军士卒遇到的那些守卒所能比的。
 
    曹操也已经起来了,不过他让其他将领都去给曹仁助战去了,自己身边就留下了关羽一人。
 
    曹操此时对关羽说道:“徐州军也是有胆识过人之辈,可惜他吕奉先却是不能人尽其才啊!”
 
    听了曹操的感叹,关羽一笑,“也许今夜过后,胜败就已经定了!”
 
    曹操大笑,“云长所言,正是我之所想,看来他们如今这也是最后一搏了!只是可惜啊,下邳城早已是强弩之末,尤其吕布走后,再战更是无甚大意义!”
 
    不能生擒吕布,对曹操他来说,确实还是很遗憾的。而且听闻吕布还有个妻子严氏,并且相貌还是不错,可惜却不能一见啊。
 
    关羽倒是不知道曹操此时所想,要不他估计也会想,当初的宛城之败啊,那就是前车之鉴,可惜这个曹司空如今却还是不能引以为戒,唉。
 
    对于曹操来说,虽然今夜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再好好休息了。但是自己三征徐州,终于是在今日能有了个最好的结果了。今夜过后,下邳是再也挡不住己方的进攻,而整个徐州也必将是自己的囊中之物!徐州,它是属于曹孟德的!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)
------------
 
第五七九章 曹军攻破下邳城
 
    虽然是天下闻名的jing锐,而且战力确实也不差,不过就只有八百士卒的陷阵营,就算再加上一千两百的敢死士卒,却也还不是兖州军的对手。毕竟人家是人数众多,而且还占了地利优势,并且也不是吃素的,那战力可却也不一般。
 
    这场战斗,绝对是曹**兖州军进徐州之后,最为惨烈地一场。所以别看高顺他们就只有两千人,但毕竟战斗绝不是以人数来决胜负的,而就这么两千人的战力却相当于普通士卒一万多人了。只是即便如此,他们和兖州军实力却还是相差悬殊,这个却是如今所不能弥补的了。
 
    曹纯带着虎豹骑直接就和高顺的陷阵营对上了,要说知道了高顺带陷阵营来和己方决战,最高兴的人绝对是曹纯。他来徐州就是为了见识见识这个闻名天下的陷阵营,可惜之前高顺却一直都没有出战。不过这回好了,终于是等到了,所以他按捺不是心中的兴奋,直接就带虎豹骑向陷阵营冲了过来。
 
    结果这一下,陷阵营和那一千两百人的敢死队士卒可压了大了去了,毕竟这虎豹骑可不是兖州军的普通士卒,那可是比青州兵还要jing锐的队伍,并且那可是骑兵,所以步卒的陷阵营不吃亏才怪。
 
    打着打着,高顺就知道,今夜已经是事不可为,所以他此时是大喝了一声,“文远快退,我来断后!快,快走啊!”
 
    在这时候高顺的眼里,只有让张辽离开,才能有机会给自己等人报仇,要不所有人在这儿都全军覆没了,那也就别谈什么报仇不报仇了。毕竟是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”,而张辽就是他和陷阵营还有那些死去士卒的希望!
 
    张辽他自然都明白,他一咬牙,于是便在高顺的掩护下退走了。
 
    曹纯带兵去阻截张辽,可惜他那两下武艺,怎么可能是张辽的对手。张辽他的武艺怎么说也是一流下等的,所以在关羽没在此处的时候,确实真是没有人能挡住他,士卒就更别说了。
 
    而至少在高顺和陷阵营拼死掩护的情况下,张辽是安全撤退了,他直接便向东南的方向而去。虽然兖州军和有些将领对此都是心有不甘,但是看着高顺和陷阵营的士卒此时就像是疯了一样,他们也已经是管不了张辽太多了,只能是把高顺他们先都给解决了再说。
 
    结果这一场下来,八百陷阵营士卒,是没一个活下来的,没有一个逃跑,没有一个被俘虏,是全都战死在兖州军大营了。而他们的主帅高顺,自然也是战死。至于敢死队那一千两百士卒,倒是差了一些,还是有人逃走了,或者被俘了。毕竟虽然名为敢死队,但是真正不怕死的又有多少人呢,所以其实也算是人之常情了,至少不能指望他们和陷阵营相比不是。
 
    曹仁和曹纯兄弟两人,负责带领士卒打扫战场。之前的一场大战,确实让他们这时候还是不能忘怀啊。最后逼得曹纯是把虎豹骑都拉来了,然后结果自然就很明显了,如今一看便知。
 
    此时曹仁和曹纯两人打扫完了战场,他们来到了中军大帐,曹仁对曹**说道:“主公,高顺陷阵营八百士卒,是尽皆战死,无一生还,高顺亦战死在此!!”
 
    曹**闻言是轻叹了口气,而闻听这个消息的,不管是兖州军将领也好,还有程昱、荀攸两大谋士也罢,他们却都是不得不在心里暗自佩服高顺和陷阵营啊。
 
    毕竟能全都战死,而一个不逃走,一个也不投降的士卒,他们确实还是第一次见到。虽然只有八百人,但是这个人数上其实已经是说明不了太大的问题了。因为他们此时已经有理由相信,就算是八千士卒,只要还是陷阵营,那么最后的结果还可能都是一样儿的。
 
    “唉,至此‘陷阵营’消逝在天下矣!此次竟然成了他们最后的绝响啊!!”
 
    曹他妈的心里确实是颇多遗憾,他就不明白,如此jing锐要是能为自己所用,那该多好,可惜啊。
 
    “厚葬高顺,虽败犹荣,陷阵营却不失为我军的好对手,只可惜却是再也没机会与其一战了!”
 
    众人从自己主公的口中,听到了无比的遗憾。其实想想,确实也是这么回事儿,高顺和他的陷阵营从此便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,也许后人还是能知道,有这么个jing锐的队伍,但是天下却再也没有他们存在了。
 
    打着打着,这时候完事儿了,也都天亮了,而曹**此时下令道:“兵进下邳,破城就在此时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曹仁便引得胜之师立即是强攻下邳,结果下邳自然是不可能再守得住,于是曹xing战死,而陈宫等人兵败被俘。
 
    除了战死的曹xing之外,兖州军士卒还俘虏了三个人,分别是吕布帐下的两个将领,李封和薛兰,最后便是吕布帐下的军师,唯一的一个谋士陈公台了。也就是当初和吕布一起突袭兖州的,兖州军的叛徒陈宫,当然这个叛徒只是对于兖州军来说的,曹**他们一方认为的。
 
    李封和薛兰两人是没出意外地投降了,而他们这时候才知道,自己主公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,结果就剩下自己几人在那傻乎乎地守城呢。既然自己主公都如此,那么自己几人还怎么可能为他尽忠?投靠兖州军,在曹司空帐下做事,也许比原来还能更有出路。对他们来说,给谁做事儿不是一样啊,本来他们也不是什么忠心的人。
 
    结果到了陈宫这儿,曹**爱惜其才,还特意劝说了几句,那意思你陈公台只要重新投靠我军,那么以前的事儿都既往不咎了。
 
    而陈宫听了是哈哈大笑,对他来说,“道不同,不相与谋”,他自认为和曹孟德其人不是一路上的人,所以怎么可能在他的手下做事。最后曹**也没办法,也许自己和陈宫确实,终究还是道不同啊。
 
    其实曹**也有不少的地方他不太明白,他还特意问过陈宫,就说我曹孟德难道还不如他吕奉先吗?而陈宫则回答,那意思吕布就是比你曹孟德强,结果曹**当时就再也没话说了。在曹**看来,他吕布就算在强,可如今呢,他带着妻子和女儿已经是逃到江东去了吧,可自己却占据了徐州,成王败寇,自己是那个胜利者,而吕奉先他却只是个失败者,就是如此。
 
    但是陈宫是一根筋啊,他就不认可曹**,所以曹**没办法,只能是把他杀了。毕竟人不能为己所用,一般来说,他要是个大才,不是杀了,就是要软禁起来。但是陈宫不是这么个情况,毕竟和大才相比,还差了不少。但是他却是不得不死,因为就是他的原因,所以才让当初的吕布袭取了兖州数郡,让己方损失大了,所以他只有一死,才能给己方所有人个交待。
 
    最后曹**也没办法,只能是让人把陈宫给缢死了。不过他还算是念及旧情,还是给陈宫留了全尸,也就算是相识一场吧。
 
    对于陈宫的死,要说兖州军中最高兴的人还是程昱和荀攸两个人。对他们两人来说,